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资本累积牵出酒业原罪”
2019-08-09 09:37:33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徐雅玲   _能微信提现的棋牌游戏

2012年伊始,白酒产业经过长达十余年的快速增长,产业规模和消费量实现了基本的平衡,可以看出,这十余年白酒产业的增长主要体现在结构性增长上,全国吨酒售价在近十年内翻了两番,一线名酒的吨酒售价实现了3~5倍的结构性增长。

巨大的利益是推动白酒业持续发展的原动力。

早在计划经济时代,就有一句酒业的至理名言,“要当好县长,就必须办好酒厂”。随着行业资本像滚雪球一样不断累积,行业的“原罪”伴随着资本对其的放大,加之大环境发生改变,行业步入了调整期。

资本对酒业不离不弃

2011年11月,央视传出消息,从2012年1月1日起,央视招标时段的白酒广告中将选定12家实力较强的白酒企业,这12家企业可以在招标时段播出商业广告,而这12家企业之外的白酒企业在招标时段则只能播出形象广告,形象广告片中不得出现“酒瓶”、“酒杯”等元素。

在当年那个微信自媒体和APP都屈指可数的年代,在那个央视标王就意味着当年自家白酒大卖的年代,央视此举限价令就好比惠文后桌上的仙桃,使得夺标酒企不得不增加成本,争相抬价。

《华夏酒报》记者从央视广告现场招标结果来看,2012年,共19家酒类生产企业在现场竞标拍得标的总价格为325726万元,占总体的26.6%,而在2011年共有17家酒类企业在现场竞标拍得标的总价格为236114万元,占总体的23.2%,增长接近10亿元。

其实,对于白酒行业来说,2012年是永远不愿回首的一年。从央视抛出“限酒令”,到国务院严控“三公消费”;从汾酒神秘召回,到酒鬼酒“塑化剂”风波;从白酒行业集体“受伤”,到中央军委下发“禁酒令”,一系列事件在重创白酒行业的同时,也在深深地考验着每个酒企的良心。

同时,经过前十年的发展,白酒以极高的储值能力、极大的升值空间一直大受国内外投资者青睐,2012年又是资本投资白酒最为疯狂的一年。

从金融市场低迷的年初开始,二三线白酒价格的集体暴涨为投资者带来新的投资机遇,大量资金的涌入加速了白酒行业的整合。业外资本不断进入白酒行业,一些区域品牌迅速崛起,并展开对全国市场的争夺,行业整合进一步加深。

不到两年时间,联想控股通过旗下公司,先后将武陵、河北乾隆醉(板城烧锅)、孔府家收入囊中。

《华夏酒报》记者注意到,2012年初开始,酒业资本化、金融化的动作也十分明显,其中,资本化又以业外资本和外资进入白酒领域为代表,其中最有名的是以联想、中糖等众多业外资本杀入白酒领域;海外资本则以帝亚吉欧并购水井坊、轩尼诗收购文君酒等并购案受关注。

2013年8月5日,五粮液发布公告称,公司与河北永不分梨酒业有限公司、北京和君咨询有限公司等共同出资在邯郸市临漳县投资设立河北永不分梨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并共同建设河北临漳白酒灌装工业园。新成立的河北永不分梨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五粮液出资2.55亿元,占股51%。

2013年10月13日,泸州老窖集团与台湾统一集团旗下世华企业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共同投资在泸州建立清香型白酒酿造基地,初步规划年产清香型白酒4万吨,预计总投资额将达30亿元;10月23日,中国平安集团与宜宾红楼梦酒业正式签署协议并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合作的内容包括,平安集团投资共计5亿元,帮助红楼梦酒业在品牌、渠道建设及技改等方面进行改造。

2015年,天洋开启了其对沱牌舍得的并购计划。1月15日,沱牌舍得突发公告,称射洪县人民政府在西南联交所公开挂牌,转让沱牌集团38.78%股权,同时要求受让方对沱牌集团增资。

2016年,行业并购进一步加剧,尤以业内并购更为凶猛:

2月,劲牌以约1.7亿元的价格收购贵州台轩酒业95%股份。在其主打产品劲酒的带动下,白酒板块发展迅速;

4月27日,古井贡酒以8.16亿元并购湖北名酒黄鹤楼酒业,拟运作双品牌,湖北市场仍以黄鹤楼品牌运作;

6月18日,洋河股份收购贵州贵酒,利用贵酒酱香资源,丰富品类并拓展市场;

……

此外,在这期间,全国近10家酒类交易所上线交易“纸白酒”。例如,以泸州老窖为首的一线白酒企业纷纷与银行等金融机构联合发行酒类理财产品、黄酒类企业生产期酒等。

此外,中国酒业新运营模式的探索也在2002~2012年这10年有了重大突破。例如,专业连锁机构的出现,如华致酒行、1919酒业连锁、白酒金三角酒业连锁,再比如为了行业打假的直营店应运而生,如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等一线品牌,均开设了各自的直营店。

共享酒业红利

由于资本的趋利性,随着各路资本疯狂进入到白酒行业,整个行业不断出现各种不适。

首先,是由行业标准制度的缺位、市场规则的制定不规范以及约定俗成的行业潜规则所造成的。

《华夏酒报》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中国酒业尤其是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名酒企业,许多都存在资源高度垄断、产权模糊混沌等问题,再加上其与各级行政部门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纠葛,因此,出于多个方面的平衡和稳定考虑,仍然不得不服从于强权与特权的社会体制下,酒类企业的资本积累,天然追逐的内在动力,决定需求与供给必然会通过某种不公开方式进行交易。

因此,无论是拥有巨大市场缺口的贵州茅台,还是其他名酒类产品,他们所面对各自的甲方和乙方的时候,都会出现不同的应对策略,无法按照统一标准进行市场化运作,而各级政府对于不同级别的酒类企业,也会出现类似于地方保护主义和资本结构不同的亲疏之分,这就为酒业“原罪”形成的第一个因素。

其次,随着中国酒业逐渐形成传统酒业的营销突破,从新贵酒业的资本突围,再到行业发展迫使传统酒类企业逐步向资本化转型,势必会出现资本投向转变过程中形成原罪。

当资本不断推高整个白酒行业的时候,许多企业(尤其原酒企业)为了享受这轮“资本的狂欢”,盲目扩大产能,甚至不断加码杠杆。

一位宜宾高洲酒业供货商告诉《华夏酒报》记者,在2012年,高洲酒业投入了十多亿元想建造新厂区,扩大产能,将原酒抵押贷款。然而,行业进入调整期,高洲酒业10万吨库存质押,产能闲置。经过这一轮白酒产业大调整,众多市场被第三方供应商替代,名优白酒企业和二线白酒企业本身的新增产能也在释放,使其财务负担沉重。

从2012年11月开始,“塑化剂”的黑天鹅事件牵一发而动全身,如同“海啸”席卷整个白酒行业,白酒股大幅下跌,幅度之大,范围之广,超出了大家的预期。此次白酒股的集体暴跌,使得板块市值蒸发超过500亿元。

“塑化剂”余波未平,“禁酒令”声又起。

《华夏酒报》从新华社2012年12月21日发布的消息中了解到,中央军委年底下发通知,印发《中央军委加强自身作风建设十项规定》,要求在接待工作中不安排豪华宴请、不喝酒、不铺设迎宾地毯、不摆放花草、不组织官兵列队迎送等讲排场的活动。没有想到的是,白酒股“闻风下跌”,全线大幅下挫。

随后,以茅台为代表的高端白酒开启了“保价自救”行动。

在当年的茅台经销商大会上,茅台高层措辞强硬,要求经销商不得擅自降价,否则就会被取消经销资格。无独有偶,五粮液部分区域市场渠道出现了出厂价和一批价倒挂的现象,经销商呼吁五粮液对市场秩序严格管理并削减大经销商。

曾经一度领跑白酒业的高端白酒受到严重冲击,销量下滑和高库存问题日益凸显,高端白酒“只涨不跌”的价格神话破灭。

根据玛雅预言,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然而,世界末日并没有如期而至之时,中国白酒业却在重重困局之下,逐渐走进了行业长达5年的“调整期”。

2012年行业出现“地震”之前,各类资本对于中国白酒行业的关注和企业的抢夺,以及白酒企业的状态,可以用“疯狂”来形容。

然而,随着酒业调整期的到来,各路资本对酒业的投资较以往相对理性。也许正是看到了酒业的发展潜力,不少业外资本在酒业调整期依然“不离不弃”,或坚定持有或择机入局,以期在调整期结束后共享行业红利。

编辑:王玉秋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白酒与资本共舞的“破”与“立”
下一篇:行业复苏,并购潮重启